兔兔吉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思路客小说网www.kievii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傍晚的夕阳,温柔得像是一抹橘调的水彩,将远处的山镀上一层模糊的金光。

银发流水一般散落在他肩头,又从肩头滑到她面颊上。季汐看着他的面容伸手缓缓地触摸——像玉笛一般的鼻梁,银色的睫毛,看起来漂亮的像个玩偶,可是手指触碰上去,却又是温热的。

齐光君笑着看着她,不作声,脸颊就乖顺地放在她的掌心。

“那天晚上来到玉灵秀房间的人,是不是也是你?”

仙君点点头。

“还有……还有客栈的掌柜,是不是?”

他不可置否。

季汐笑了笑,然后又撇撇嘴,伸手捂住脸深吸一口气。她早就该猜到的,那个客栈的掌柜是个铁公鸡,从来不会送人阳春面。她早该猜到的,只是那些日子她太焦虑找不到希望。

可是他一直都在。

明明蓬莱岛离这里那么远,他的身份、立场又如此特殊,却一直都在。

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对她?她值得被如此温柔地对待么?

头顶传来窸窣的动静,少女的手被人缓缓拿开,眼前的一切都被泪水糊得影影绰绰。她的眸中波光闪烁,似有不解,轻轻一眨便滚下一颗豆大的泪珠。

“若我今日认不出你,你便不与我相认,是么?”

“这不重要,只要你无事。”

“可我……”她顿了顿,声音带着一丝哽咽:“可我只会感激朱雀,只会当成是他舍命救我,你难道不会嫉妒么?”

“无妨。”

季汐使劲摇摇头,低声道“不应该这样”,而后又气急攻心,竟咳出几滴殷红的血沫来。齐光君立刻正了正神色:“这些暂且不论,当下最重要的是为你修补灵丹。你的灵丹天生残缺,承受不住天惩台的搜神之术。”

“仙君……”

他抬手划下一片结界,把她抱起,两人面对面地坐好,额头抵上她的额头。

“别怕,我在。”

距离极近,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。季汐抬起眸子,看到他眨了眨银白色的睫,好似蝴蝶在轻轻振翅。

又美又脆弱,却又如此强大。

是这个污浊的世间,出淤泥而不染的莲。

“闭上眼,静下心来。”

温柔的声音响起,齐光君缓缓释放出自己的灵力,让其如同一股暖流流入她的神识之中。少女浑身都熨贴地放松下来,混乱不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打工逸事

打工逸事

迷茫369
“嗯~~呃~~嗯~~”渍渍美味味的舔弄声。在一间寻常的出租房内响起,这时画面显现。一个跪地面上,头带黑色眼罩俏丽女妇。“啧啧”淫靡之音,正是从她檀口里吞吐而出。妇人全身赤裸线条起伏优美,肌理更是花白丰腴,如些美妙的尤物。正对着一旁巨大古铜色阳物,做顶立膜拜。她在尽心尽力的口交、打嘴炮。更让人瞠目欲欲裂的,在妇人跪伏处下面所隐藏的深深沟股中,柔美性感的的背沟曲线蜿蜒连绵,若隐若现至臂部股沟部,突出
玄幻 连载 2万字
家族荣耀

家族荣耀

兵荒马乱
我叫左乾,乾坤的乾,独生子。老爸左文怀,曾经的加拿大华人黑帮领袖。老妈李茜,。左文怀和李茜相差二十几岁,我又是独子,怎么也算得上老年得子,但是小时候父子两亲近的时间并不多。我从记事起就很少待在温哥华的家,从小都是跟着便宜老爸给他找的师傅住在师傅的别墅里,师傅自称是羽士,道号天全,但是并不教我道教典籍,一开始的时候就教呼吸吐纳,在我六岁上学前就已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上学以后就开始学习各个流派的武术
玄幻 连载 12万字
破山河

破山河

晏双笙
关于破山河:谢宴,字仲安。年二十六,司职帝师。朝野上下、百官眼中的佞臣,有负太傅之名,愧对先帝托付。只有一人力排众议,保他无恙。先帝十一弟,摄政王顾明容只手遮天,辅佐幼帝。人人称他有意篡位,只有谢宴明白他无心朝堂,愿赴疆场。谢宴道:天下若只剩下一人还愿为君尽忠,便是顾明容顾明容道:谢宴是天下第一傻子——谢宴身子不好,自小一身药味,偏顾明容极为贪恋这一身的药味瘦尖的下巴陷进狐皮斗篷,谢宴靠在榻上,
玄幻 连载 9万字
你的宝贝已关机[星际]

你的宝贝已关机[星际]

千峰一鹤
玄幻 连载 18万字